0900-1100 VS 2100-2300

Standard

才十一時,我己是到大圍及沙田走了一趟、逛了一遍。早上九至十一的兩小時,原來比晚上九至十一的兩小時長。

大早爬起床,跑到大圍,因為要為星期六的 ceci 房菜買食材。只怪自己笨,schedule 看漏了眼,以為星期六不用排戲,大安只意,朋友全約好了,才發現原來要 call 1000-1800。害得坐上客要吃正宗的「晚」飯之餘,還要從今早開始螞蟻搬家的,每天每天、一點一點把食材買回家。因為有了新焗爐的原故,實在太多菜色在腦裡飄來飄去,對這次的 ceci 房菜,實在有點期待。

除了菜色外,整個早上在腦中飄來飄去的,就是《the book》裡的歌!前天正式收到第一隻歌了,一直在電話、電腦重覆地播,希望讓自己可以快點熟記旋律、歌詞。雖然不是 musical,但對於能在畢業前,可以在學校的 show 裡唱歌,此刻我依然覺得好 amazing!

剛發現,blog 的 account 內,有很多 save as draft 的日誌,全因那時常常希望可以一直到追加回從前的 post 的時候,才一次過 post 出來。要認命了,要追回兩、三年的日誌是沒可能的了。就把 save as draft 變回 published,讓那些石沉大海的日誌重見天日!

 

突然好想談談琪琪。跟她在學校的時間一直都不是太熟絡,直到那天,《fame》on show 前一個星期,入 tech 期間,她感冒得失聲。在 common room 見到她,失落、擔心得很。然後我主動向她提出,煮點薑茶或是甚麼給她驅風。第二天早上,薑茶弄好了,準備出門拿給她,收到她哭着打來的電話,她說,今天比昨天還要嚴重,完全失聲了,待會的 tech run 怎麼辦?安撫一輪,把她帶到相熟的中醫,看診、針炙、推拿、吃藥,有點轉機,然後又是一邊鼓勵、一邊安慰的陪她回校,然後我又回家去了。

從那天起,好像跟琪琪有種甚麼的連結,我們不會相約去逛街或是去吃飯或是去看戲或是甚麼,但,就是有個你知道你會疼的朋友在心中。

(攝於 2009 年 11 月 19 日@《fame》完 show 後的後台)

走路

Standard

放假太久,今天一開市排戲便來了個 1300-2200,累得要死。宵夜後等小巴回家,等了好一會都沒有車,然後突然想走到銅鑼灣找小巴去,於時便步行往銅鑼灣。

晚上十一時多的駱克道,亮着的霓虹燈比路人要多。二十分鐘左右的路程,由冷到熱,由累到更累。

還記得有一段時間,很喜歡走路。那時會自己一個,漫無目的,由灣仔走到上環,四處看、四處拍。

不是雙腿懶,是心懶吧。

 

 

今天中午出門前,收到六姑姑的 whatsapp,說爺爺又進醫院了,但情況還好,最少他還懂得要求吃焗豬扖飯。

2009 年的農曆新年,爺爺進了醫院,第一次在醫院收他的利是,自從那年開始,我沒有再拆爺爺、嫲嫲跟婆婆給我的利是。也許都只是希望想保留點甚麼,好像我不拆開它們,有些都西就永不會失去。

第四年了。我只是想這堆利是,可以一直有增無減的,一直儲下去。

爺爺加油!

舊照

Standard

一直都很想再打日誌,只是一直都懶,提不起勁。

特別是這些天重看日誌,實在有點驚訝,原來自己曾在某些天、某些時,寫過一點令現在的自己也覺得驚訝的文字。

這個晚上,找到籍口要自己寫點甚麼了:因為今天是年假的最後一天。

不像籍口吧,也沒所謂,反正籍口就是不像話的解釋。

想先說說假期,這個假期算是放肆之至,除了排戲外,所有有關學校的事,甚麼也沒有做,沒有看書、沒有看劇本。也算是刻意的吧,想迫自己放放假。坦白說,放假前約一個星期多,我感到有點不妥了,一些我最不希望回來的似乎要回來了。失眠、anti social,又來了。習慣了 monitor 自己的我,刻意讓自己隨心去做自己想做的。這個假期,練結他、弄甜品、打麻將、四處逛,總之想到甚麼,就做甚麼。放心,這個假期我還過得不錯。

當中最特別的一件事情,是整理舊照。從前的電腦內置容量不多,拍了的照片,都要燒到光碟去。2001年,大佬送了我一部二手的數碼相機,那個時候數碼相機還沒有普及,對我來說是件就鮮事,就由那時開始,除了銀包及電話,相機就成了我必備隨身物。看到甚麼,就拍甚麼。由 2001 年到 2009 年,合共 70 多片光碟,照片放在光碟中,誰有神心閒時逐片打開來看?現在電腦容量夠大,不用再燒來燒去,備份也可用 external hard disk,於是決定一次過逐片逐片的 copy 回電腦。

一邊 copy 一邊看。

對我來說,照片除了凝住一瞬,還讓我凝住對話、感覺、溫度、氣味。從甚麼時候開始懶了下來?不知道了。只知看着舊照,提醒了我很多差不多己忘了的事。而大多,是開心的。

70多片光碟中,有數片出現 file error,意昧着,有數百、或是數千張照片,失掉了。我不知道正確數目,就如我亦不知道失去的照片中拍了甚麼一樣。但我竟然沒有想像中那麼不快。失落是有的,但我更明白,這都是一份緣份吧。或許直到不知甚麼時候的一天,我重開光碟,我能重新打開那些我現在不能看到的照片。

希望重拾那 shot without think and reason 的衝勁,好讓十年後回看,對現在的生活仍然有跡可尋。

今天,在 facebook 開了個舊照相簿,不定期的、不順序的,上載一些舊照,讓大家都來個時光倒流,回到那時那刻,找回那個我們曾經相遇的好時光。

這算是近期自己較喜歡的一個 project。

ps 一張 2003 年以 kodak E100VS 拍下的林村許願樹。

許願樹不再,換成了掛滿了膠寶碟的代替品

聽說 kodak 也要申請破產,也許有天我最愛的 E100VS 再也找不着

然後

還有甚麼可以留下?

報告近況

Standard

晚上與 san 撐個枱腳,很久沒有跟她兩人約會了。跟她談了近況,謝謝整晚讓我說說說,耐心的聽了一晚。

然後小麥也在開會後趕過來,謝謝你們的支持,我全部都感受到了。

皇庭對我總是重要的。近年很少再與你們談到自已的事。學校裡的事很多時都想跟你們說,但我已不知該怎讓才能你們明白我所面對的。有一陣子我曾覺得很可惜,為何身邊最重要的朋友卻最不能了解我的世界?然後在很多聚會中,我變得寡言了。但這次,我就是覺得無論如何,我都必需要在回蘭嶼之前跟你們見一個面,讓我說說也好,讓我聽聽也好。縱然我們一貫的不人齊,但我還是感恩這晚的見面。

回家的時候,收到小麥的 sms,我知道一直以來令大家擔心了,謝謝你的萬二分支持。

 

 

是嗎?原來我對這都失去信心了嗎?我不知我讓該如何,我也不打算去想了。就順着該發生的發生,那不發生的就不發生就是了。

 

西藏去不成,蘭嶼我來了

Standard

折騰了一輪,查過不同的到西藏的方法,都是大大的超出我們的預算。最後我跟阿龜決定,與其以天價到拉薩,不如留待下一次才去。

於是,我們決定,到蘭嶼去!

 

不要再問這是個甚麼決定,我不知道接着會如何,我只知道這刻,我,很需要蘭嶼。

用蘭嶼教我的:一切隨遇而安,順其自然吧。

Standard

很久沒有打過網誌了,其實一直都想打,就是懶惰而已。直到蘭嶼之旅回來,發生的事太多了,跟自已說,多懶,也要把遊記好好寫下。

這兩天心裡亂得很,一下子,自已的聽音都聽不到了。

好想回到蘭嶼,那個無憂地,開心慢活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