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heatrececi

對藝術、對自己有承擔

Standard

一天內看了兩套藝術節的演出,下午是《蜂》,晚上是《藝子與舞子》。

 

 

 

 

 

《蜂》是震撼的、令人情緒激盪同時啞口無言;場刊中導演的話,第一段:「當我們不斷地重犯同一個錯誤時,我們只會笑一笑,然後說:『嗯,或許這就是我的作風罷。』但當其他人都這麼重蹈覆轍時,我們就會很生氣地問:『為何他們要一錯再錯呢?』」。看罷就足以令人啞口無言。人總是會嚴人寬己,然後抱怨挑剔衝口而出。完全地諒解明白每一個人的立場也許是困難、甚至是沒可能的,因為我們都是人,但最少可以嚐試在抱怨挑剔前,先為對方想想對方的難處或是所面對的,然後還是不順的,再抱怨還未遲。最少這樣可以以做個有質素的抱怨者。

 

 

 

 

 

晚上是在南蓮園池的《藝子與舞子》。場刊還有中場的講解員,讓我更了解這門藝術。我原以為該是會有點悶的晚上,卻在一個小時沒有冷場(最少我是這樣覺得)的情況下完結。台上的舞伎,由十五歲開始學藝,經過四到五年的時間,學習傳統的歌唱技巧、舞蹈、三味線、古老的京都語、日本傳統文化、茶道、書法,經過考核,成為舞伎;然後又是四到五年的訓練、學習,才能正式成為藝伎。當中,即使是他們(不用「她」,是因為這夜我才知道,原來是有男藝伎的)頭髮要如何梳理、用何等的髮飾、真髮還是假髮,都有嚴緊的規定。一門可以一直從事到老的藝術,除非出嫁,但還是可以在藝團中作伴奏或伴唱。

每個舞伎或藝伎,甫一出場,你看到的不只是他們的表演技巧,而是一份氣質,還有從眼神中看到那一絲溫柔的堅定。

是一份對自己在承傳的傳統、文化、藝術的堅定。

最讓我感動的,不只是演出的本身。而是在演出完結後,劇團的講解員提到這是日本的舞伎及藝伎第一次在日本以外的地方被邊請演出,而且感到香港的觀眾喜愛演出,說罷感動得落淚。

這是一份對藝術的熱愛、堅定及承擔。

 

感激這天兩個演出,慶幸自己沒有因為趕 play analysis 而身在其中。

我希望,我亦可以成為一個對藝術、對自己有承擔的人。

Advertisements

《愛之初體驗》

Standard

謝謝蕾大嬸,你讓我過了滿足的一晚。

一個不是以高低起伏、激情滿載、劇情洶湧作賣點的劇;它,也許只是單純的跟你分享一份愛。

也許,每一份愛都不是必然的,即使是父母子女間的,背後,總是有着一份了解與體諒。

記得大佬結緍的那天,嫂嫂在台上致詞的時候說過,我們家,是個讓她感到充滿愛的家。

蕾,這天我想把嫂嫂的這句說話轉述給你。

也謝謝你讓我看到了愛。

 

 

 

 

 

show 後從梁依倩手上,得到了今年第一份(亦極有可能是唯一一份)情人節禮物,謝謝妳。不用擔心,我還好,我亦相信我會好的。

 

 

 

 

 

 

 

 

 

 

 

 

 

隨着思緒一直飛,飛到好遠好遠;
回頭一看,才發現自已在微笑。

太好看的《野豬》

Standard

大早回校,SA 的每月例會。會後交待了一些有關下莊交接事宜,感覺有點奇怪。也許,對於終於能落莊,我並不是真的這樣覺得可以鬆一口氣,畢竟己是在 SA 的第五個年頭,一下子要放下所有東西,總有點不知所以。

中午,會合了 sandy 及 alan,看《野豬》去。

震撼人心的一個劇本,看到 act 2 智叔跟子華的一段,心在痛、淚在流。

好些時候,我看得忘記了呼吸。

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不是因為對妥協反思,而是一種似乎不能避免,甚至是主動的妥協。

現實就是沒有完對的選擇吧。

向左走,要違背自己的良心;

向右走,要承受讉責自己的壓力。

任何一方,走到最後,誰敢判定誰是誰非?

 

 

 

 

也許不至於如此大事大非,但有時候,SA 所面對的,其實都是一樣。

這個戲,發生在 SA 的 GM 後,來得實在太對 timing 了。

 

 

 

「無論你心入面幾愛一個人,行為上無做出嚟都係一種缺失。」
- 《野豬》

是嗎?
不知怎的,這句對白,好像一巴掌打在我的臉上。 

usher 之《JUMP》

Standard

為了有機會看《JUMP》特地把早前因排 production 的假紙只寫到26號,因為 closing 在 27號。

結果,我真的被編更了!

午場被編了在場內,真的看得我目瞪口呆,一個簡單的 plot,加上那不得了的 acrobatics,個半小時的演出全沒悶場。

入座率真的麻麻,也許票價真的太高,然後才知昨天共發了60張 com 飛給 usher 同事…早知請少一天假~

平安夜

Standard

平安日。

早上回校作 scholarship 的 interview,一進房,四人 panel 中二人是副校還有校長,校長我不確定,但副校當然把我認出,看來這個 interview 都是兇多吉少。

但熱血攪學運的那段時間,不是已有心理準備了嗎?畢竟今天看到當日所爭取過的,應該還算安慰。只是,scholarship 若真的因這原因而落空的話,多少有些不甘吧。

就聽天尤命吧。

然後往金鐘跟老豆媽子會合,看 3D 版的《AVATAR》。雖然事有點長,但比我想像中好看的。感覺有點像科幻版的《風中奇緣》,喜歡片中所帶的訊息,特別是提到那一棵樹如何牽引到上萬棵樣的 network,還有與動物及植物「結合」的一環,是最讓我感動的。

看戲後與老豆媽子往看工展會,說來才發現這是我頭一趟看工展會,吃吃吃個不停,當然也買了不少。之前跟媽子考慮了很久的孖人牌菜刀也成了囊中物!現在 for 廚房的 target,就只餘下 i love kitchen 的手提 blender。

回家放下戰利品,便往尖沙咀吃個晚飯。因原本打算去的太平館因人太多,結果我們轉戰「印尼餐廳」,聖誕節吃熱帶地方的東西似乎有點古怪,但都是好吃的一餐。

 

晚上,當然是子夜彌撒。

經歷了忙碌但得著甚多的一年,這年要感恩的特別多。當然還有祈求的,我知,祂一宜都在聽。

ben movement improv workshop 開排 + 《讓我愛一次》

Standard

ben 的 movement improv workshop 正式開排。

是個突如其來的機會,實在有點受寵若驚,老實說,也有點緊張,畢竟 movement 終歸都是我的弱項。

但我都會盡力的。

三個小時的 section,過得快,也過得輕鬆。

晚上往看《讓我愛一次》,老實說,是有點失望的,一向在台上 enjoy 的演的那個淑儀跑那裡去了?

ps. 每次看到 leaflet,我都想起那趟 studio 2 production meeting 後與 emily 及淑儀在煙格的對話…

emily:老師,你怕唔怕人地到時黎睇,話「嘩!點解張 poster 咁多頭髮但係個真人無既!」咁呀?
淑儀:唔怕,我會話「唏!電腦執相呢啲嘢,點都有啲出入架啦!」
我:唔係喎老師,我見人地阿金草,執完都係同我平日係學校見到佢個樣差唔多啫~~
淑儀:(mine 用刀插向胸口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