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apaceci

太好看的《野豬》

Standard

大早回校,SA 的每月例會。會後交待了一些有關下莊交接事宜,感覺有點奇怪。也許,對於終於能落莊,我並不是真的這樣覺得可以鬆一口氣,畢竟己是在 SA 的第五個年頭,一下子要放下所有東西,總有點不知所以。

中午,會合了 sandy 及 alan,看《野豬》去。

震撼人心的一個劇本,看到 act 2 智叔跟子華的一段,心在痛、淚在流。

好些時候,我看得忘記了呼吸。

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不是因為對妥協反思,而是一種似乎不能避免,甚至是主動的妥協。

現實就是沒有完對的選擇吧。

向左走,要違背自己的良心;

向右走,要承受讉責自己的壓力。

任何一方,走到最後,誰敢判定誰是誰非?

 

 

 

 

也許不至於如此大事大非,但有時候,SA 所面對的,其實都是一樣。

這個戲,發生在 SA 的 GM 後,來得實在太對 timing 了。

 

 

 

「無論你心入面幾愛一個人,行為上無做出嚟都係一種缺失。」
- 《野豬》

是嗎?
不知怎的,這句對白,好像一巴掌打在我的臉上。 

OMG!!!!!I got the scholarship!!! + 等

Standard

今天抬頭一看,天空一小片藍,真的好想找個攞抓著它!

晚上排《the women》的 section 前,收到一個意想一到的通知 ─ 早前申請的 scholarship 成功了!興奮激動,不知怎形容!謝謝老豆於電話的一席話,感動得淚流滿面 (大概也把路過的雞扎嚇著吧),我會記在心的。

這幾天總是像在等甚麼似的…是甚麼呢…何時才出現呢?

談近況

Standard

跟 total 多久沒有好好的談,大家都忘了,也都因忙了。

這夜跟她談了個多小時,互相交代一下近況,在身邊發生的事。

真奇,她問及我的第一個問題,正是我這幾天在想的。

答不到她,因為也答不到自己。

只好說句:一切還好。

晚上終於沒有排戲的 section,可以好好的坐在電腦前開開 msn。跟琪沒頭沒腦的亂說一通,放鬆多了,近期,我需要的,就只是這樣的一個吹水空間。

usher 之《JUMP》

Standard

為了有機會看《JUMP》特地把早前因排 production 的假紙只寫到26號,因為 closing 在 27號。

結果,我真的被編更了!

午場被編了在場內,真的看得我目瞪口呆,一個簡單的 plot,加上那不得了的 acrobatics,個半小時的演出全沒悶場。

入座率真的麻麻,也許票價真的太高,然後才知昨天共發了60張 com 飛給 usher 同事…早知請少一天假~

平安夜

Standard

平安日。

早上回校作 scholarship 的 interview,一進房,四人 panel 中二人是副校還有校長,校長我不確定,但副校當然把我認出,看來這個 interview 都是兇多吉少。

但熱血攪學運的那段時間,不是已有心理準備了嗎?畢竟今天看到當日所爭取過的,應該還算安慰。只是,scholarship 若真的因這原因而落空的話,多少有些不甘吧。

就聽天尤命吧。

然後往金鐘跟老豆媽子會合,看 3D 版的《AVATAR》。雖然事有點長,但比我想像中好看的。感覺有點像科幻版的《風中奇緣》,喜歡片中所帶的訊息,特別是提到那一棵樹如何牽引到上萬棵樣的 network,還有與動物及植物「結合」的一環,是最讓我感動的。

看戲後與老豆媽子往看工展會,說來才發現這是我頭一趟看工展會,吃吃吃個不停,當然也買了不少。之前跟媽子考慮了很久的孖人牌菜刀也成了囊中物!現在 for 廚房的 target,就只餘下 i love kitchen 的手提 blender。

回家放下戰利品,便往尖沙咀吃個晚飯。因原本打算去的太平館因人太多,結果我們轉戰「印尼餐廳」,聖誕節吃熱帶地方的東西似乎有點古怪,但都是好吃的一餐。

 

晚上,當然是子夜彌撒。

經歷了忙碌但得著甚多的一年,這年要感恩的特別多。當然還有祈求的,我知,祂一宜都在聽。

《日月精忠》恐懼症

Standard

與天恩正式開始排《日月精忠》的 beat了。

短短兩頁多的 sc work,很快便完成了。

我喜歡這樣,用排戲時間排戲,但不是「討論」,雖然當中不乏吹水時間。

排完後我忍不住問:「真係得架啦?」

其實是我對自己沒有信心吧?不是指對 sc work 沒有信心,而是自己。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心中的那頭小魔鬼是甚麼?是甚麼 hinder 著我?

我想是我對自己及我認為其他人對我己的看法吧!我們挑的,是《日月精忠》中莫爾爵士被收監後,第一次與妻子在獄中相聚的一段。一種對愛的裸露、彼此對對方的愛的需要,我想我從沒有在班中表露過我這一面吧。還有自己一向在班中的形像,就是說,要排談情說愛的 scene,都不會想到我吧!那起碼是我對自己的看法。會讓人信服嘛?自己也不甚信自己吧。

但我知道,這是我要面對的。

最少我知道我有要面對的東西。

黃天恩,求求你這兩天不要再 comment 我了,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