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好看的《野豬》

Standard

大早回校,SA 的每月例會。會後交待了一些有關下莊交接事宜,感覺有點奇怪。也許,對於終於能落莊,我並不是真的這樣覺得可以鬆一口氣,畢竟己是在 SA 的第五個年頭,一下子要放下所有東西,總有點不知所以。

中午,會合了 sandy 及 alan,看《野豬》去。

震撼人心的一個劇本,看到 act 2 智叔跟子華的一段,心在痛、淚在流。

好些時候,我看得忘記了呼吸。

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不是因為對妥協反思,而是一種似乎不能避免,甚至是主動的妥協。

現實就是沒有完對的選擇吧。

向左走,要違背自己的良心;

向右走,要承受讉責自己的壓力。

任何一方,走到最後,誰敢判定誰是誰非?

 

 

 

 

也許不至於如此大事大非,但有時候,SA 所面對的,其實都是一樣。

這個戲,發生在 SA 的 GM 後,來得實在太對 timing 了。

 

 

 

「無論你心入面幾愛一個人,行為上無做出嚟都係一種缺失。」
- 《野豬》

是嗎?
不知怎的,這句對白,好像一巴掌打在我的臉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